向Riccardo Tisci致敬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

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 向Riccardo Tisci致敬  被染红的哥德式设计

今年年头,Givenchy创意总监Riccardo Tisci离开了,任内发表的2017秋冬男装系列成为绝响,留下了未收尾的女装系列。怎幺办?设计团队做了一件聪明事——挑选了他在任12年间27套代表服饰,发布了一个临时系列,并将服饰全部「染红」,再配上印有设计推出季度的标籤,真箇是「红,全部都係红」。

如果细心看,不难发现团队挑选的设计别有用意——动物印花、宗教图像、刺绣、蕾丝,不就是Riccardo Tisci的哥德式设计?擅长高雅温柔设计的Givenchy创办人Hubert de Givenchy退休后,John Galliano、Alexander McQueen都曾执掌Givenchy创意总监一职,但都没有办法令品牌突围而出。Riccardo在2005年加入后,为品牌注入暗黑浪漫及次文化元素,重新塑造另类品牌形象,为Givenchy打入高级时装界的一席位,说他令品牌起死回生也不为过。今次的「秋冬系列」,无疑是向这位功臣致敬,而不是向Givenchy本身。

挑选动物宗教图像 刺绣蕾丝设计

谈到红色,「红色的跑车像是带着神秘」,今次的时装也如是。为何选择红色?虽然品牌另外为系列製作黑色和裸色,但为何要在台上用上一片血红?没有人给出一个确实答案,当然也不是因为红色带着神秘,大概是因为红色是Givenchy的代表色,也是最夺目的颜色。大担推测,团队是要让Riccardo的设计狠狠的烙印在众人的脑海中吧。

正当台上变成一片血海,台下不见血的战争当然也不会停止。高级时装设计师的创作周期愈来愈短,要求也愈来愈高,不少都「受不住压力」离开合作多年的品牌,如Balenciaga的Alexander Wang、Dior的Raf Simons、Lanvin的Alber Elbaz、Saint Laurent的Hedi Slimane,一个个不是时尚中人也会熟悉的品牌,一时间失去多年的伙伴。不是每个品牌都像Balenciaga一样幸运——找来Vetements主帅Demna Gvasalia,将品牌「玩」出一片新天地(但不知道还可以玩多久,或者该说是Demna想玩多久)。接手Lanvin女装创意总监的Bouchra Jarrar,短短16个月便再离任。设计师根本没有时间好好经营时装设计,而要面对排山倒海的工作量。就算是强人,也难以每每在这幺有限的时间内密密产出令人耳目一新的设计吧。

品牌失去设计师?设计师失去品牌?

所以,设计师们似乎都不是太想回到风起云涌的大舞台,Alexander Wang专心发展个人品牌,Alber Elbaz和Hedi Slimane短期内似乎没有打算重回时装界,Raf Simons短暂休息后加入Calvin Klein——唯一的相同之处是无论品牌还是设计师,失去对方后声势都大不如前。到底是品牌失去设计师还是设计师失去了品牌光环? 始终时装界裏,其实没有谁比谁重要。 
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