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是男生吔!怎幺可以演女生的角色呢?」

「你是男生吔!怎幺可以演女生的角色呢?」

第二天早上,凯莉站在一群女孩中间,表情生动的在讲故事,但她一看到乔治就停了。她们指着她,要她过去。

「我们的大英雄来喽!」凯莉微笑,伸出双手,看起来像是车展展示新车的模特儿。

「你怎幺记得住那些台词啊?」麦蒂问。

「在台上演女生是什幺感觉?」爱丽问。

「一开始我根本不知道你是男生。」杰克森老师班上演农场动物的艾瑞亚说。

「听说你演得很好。」没来看戏的丹尼丝也说。

「我还是觉得你不应该这幺做。」艾玛是旁白之一。「万一你搞砸了怎幺办?」

「而且,」乔瑟琳接下去:「你是男生吔!怎幺可以演女生的角色呢?」

「我没法想像自己在台上怎幺演男生,就算大家知道我是女生,我也做不到。」麦蒂说。

「对啊,超糗的。」丹尼丝说。

这些七嘴八舌的评论让乔治难以招架,但这样也好,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她只是耸肩,虚弱的微笑。她希望她现在就是夏绿蒂,可以用睿智的忠告回答她们,而不是被这堆疑问淹没。

乔治听见身后传来可怕的笑声。这是熟悉的轻蔑嘲笑──杰夫。她还来不及準备好,杰夫就已经站在她面前,瑞克就在旁边。杰夫轻推乔治,由于乔治没有心理準备,所以往后退了好几步。其他女生们一哄而散,留下乔治与凯莉面对杰夫与瑞克。

杰夫奸笑。「听说你上台演戏了,夏绿蒂。」

「没错,而且演得好极了!」凯莉说。

「妳闭嘴,我在跟乔治说话吔。他可比妳更像女生喔!」

「不要欺负她!」乔治大喊。

「不然呢?」杰夫问。

「不要欺负她就对了。」乔治低头看地面。

「走了啦,杰夫,我们走。」瑞克拉拉杰夫的手肘。「你答应我如果我告诉你,你不会惹他。」

「随便啦!」杰夫弹了一下乔治的额头。「这怪咖吐了我一身,我好喜欢那件上衣,但我妈都洗不掉那股臭味。」

杰夫大笑着跟瑞克走开了。

「不要理他们。」凯莉说:「我有个惊喜喔!我叔叔比尔星期天要带我们去动物园!」

乔治皱起鼻子。动物园总是有动物大便的臭味,而且,去年她跟凯莉就决定史密森亲亲动物园是给婴儿去的。那里的鸭子多得跟什幺一样,而且最特别的主角竟然是一匹老态龙锺的迷你马,牠已经十四岁了!

「不是史密森亲亲动物园啦,白痴喔。」凯莉翻了白眼。「他要开车带我们去布朗克斯动物园,那里有六百多种动物。老虎、大猩猩和长颈鹿,不只山羊和绵羊而已,甚至还有猫熊!妳星期天没事,对吧?」

「大概吧。」乔治说。

「因为我在想,」凯莉压低声音继续说:「布朗克斯动物园超远的,我们在那里不会遇到熟人,妳也从来没见过我叔叔,不是吗?」

乔治摇头。

凯莉开怀笑了。「妳还不懂吗?我们可以打扮成最好的好姊妹!我们可以想怎幺穿,就怎幺穿!」

乔治的嘴张得好大。乔治早就知道凯莉是她最好的朋友,但是她们从来没一起当过女孩。乔治从来没在任何人面前当过女孩,除了当夏绿蒂以外。

「妳听见了没有?」

「妳是说,穿裙子吗?」光说出「裙子」两个字,就已经让乔治汗毛直竖了。

「那当然,女生若要好好打扮,就要穿裙子,我有好多可以教妳的,乔──喔!」凯莉住了嘴。「万一我叔叔听见我叫妳乔治,那可就不妙,对吧?」

乔治私底下想过她的女生名字。但她从来没有将它大声说出口,甚至连那群杂誌密友也没听过。「妳可以叫我梅莉莎。」她现在说出来了。

「梅莉莎。」凯莉睁大双眼。「我喜欢这名字。这是很棒的女生名字。」她又说了一次,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发音:「梅──莉──莎。太完美了!」

乔治头垂得好低,感觉脸颊都红了。

「妳还好吗?」凯莉问。

「还好。」乔治说:「听人家这样叫我,感觉真好。」

「我可以一直叫妳,梅莉莎,梅莉莎,梅莉莎,梅莉莎!」凯莉在乔治身旁转圈,每次说出梅莉莎就伸出双臂。

乔治用手摀住凯莉的嘴。

「妳疯了吗?杰夫就在那里!」乔治将她的头转到另一边。

「所以呢?我有个朋友叫梅莉莎。他不会知道我在说谁,反正也不关他的事。」

凯莉在乔治身旁跳舞,唱着梅莉莎,逗得乔治也咯咯笑,脸跟甜菜根一样红。她从来没听过别人大声说出她的女生名字,现在凯莉竟然还将它编成一首歌。

早自习的钟声响起。学生排好队伍。乔治走上通往二○五教室的楼梯时,凯莉刚才的旋律在她心中响起。

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梅莉莎……

***
乔治回家时,妈坐在沙发上,面前是电脑,旁边茶几放着一瓶橘子汽水,电视演着连续剧,但音量很小。

「过来,巧巧。」妈拍着身边的沙发,阖上电脑,将电视关上。她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开口说话。

「昨天你在台上的表演非常杰出。我知道我一开始看起来很意外,但我对你能表现自我感到很骄傲。今天学校同学怎幺说?」

乔治耸耸肩。「没说什幺。杰夫是个混蛋。」

「那又如何?你也不是省油的灯。但这世界对跟他们不一样的人,不见得都会这幺宽容仁慈。我不希望你未来的道路太艰困难走。」

「当男生对我来说已经够辛苦了。」

妈妈眨了好几次眼睛,当她再次睁开双眼时,一滴泪水滚落脸颊。

「对不起,巧巧,真是对不起。」妈妈紧紧拥住乔治。「你真的觉得自己是女生,对不对?」

「真的。还记得我小时候,妳发现我偷穿妳的裙子当洋装吗?」

「记得。」

「记得我想当芭蕾舞者时,史考特快抓狂了,因为他说我是男生,不能跳芭蕾舞吗?」

「我也记得我不买连身衣给你时,你好生气。」

「妳生我的气吗?」

「哦,宝贝,没有。」妈妈抚摸乔治的头髮,重重歎了一口气。「可是我认为你需要找人谈一谈。连我自己可能都需要,能了解我们心情的人。」

乔治知道像她这种祕密女孩需要见的第一个人就是心理医生,如果她想要大家认识真正的她,医生能帮她踏出第一步。「我可以像女生一样,先留长头髮吗?」

「我们一步一步来。」妈妈擦去另一滴落在脸庞的泪水。她清清喉咙。「回家作业呢?」

乔治拿出拼字作业,在餐桌上开始写,妈妈在厨房準备晚餐,正在将鸡蛋和牛奶加入玉米麵包粉里搅拌。乔治注意到她效率奇高,搅拌的手臂紧贴着身躯。她没有像平常準备晚餐时那样哼歌或跳舞了。

直到史考特回家,将脚踏车丢在人行道前,屋内一直是一片沉默。他冲进家里,直奔厕所。

「啊……」当他走回楼梯时,开口说道:「怪不得人们说这叫解放。太爽了!」

「史考特,去把你的脚踏车放进车棚。还有,巧巧,把餐具摆好,我们要吃晚餐了。」

妈将烤鸡翅、玉米麵包和蒸花椰菜分成三等份,放在桌上的餐盘。乔治倒了三杯冰红茶,拿出刀叉和餐巾纸。

晚餐时,史考特抱怨最近一次的社会考试题目有多烂,还告诉大家无头鸡麦可的故事,在一九四○年代,真的有只无头鸡活了十八个月。当史考特唱作俱佳、用鸡翅演麦可时,乔治笑得太厉害,几乎要呛到了,就连妈妈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那天晚上,当乔治回到房间时,她在床头发现了她的牛仔布袋,里面的杂誌全部都在。



相关推荐